阿梵達期刊

意識探索
第一期

在時空裏連結

哈利.帕爾默

picture of angry dog「驚悚事件」所造成的心理創傷,使得你不斷地產生相同的顧慮,同時影響你評量當前所發生的事件。由於你求學時期被一位黑髮同學拒絕了你,他還到處在學校造謠中傷你,你現在會不會覺得那些擁有黑髮的人都會讓你受傷?如果你小時候被一隻狗咬傷,那你在現在的生活中偶爾是否仍會經驗到不由自主的怕狗?

你要如何將那些來自過去事件所產生的影響從你當前的意識中去除呢? 你有可能重新評量那些在你昔日記憶中昇起的顧慮嗎?有經驗的意識探索者會同意:「是的,你可以的!」

事實上昔日的傷痛與羞辱已經過去並消逝無踪。時空與時局都已轉換,同樣的,你也可以改變。阿梵達學員們持續發現的一個「歲月的秘密」:你能決定你的過去能夠影響你多少。

但你說:「哈利,等等,那些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兒可是驚悚事件呢。」

的確!「沒人是應當去經驗這些的。」

的確!

「我之所以在評量當前的事件時還會持續地(有意識的或無意識的)想到來自過去的顧慮,就是要避免相同的驚悚事件再度發生啊。」

這就不盡然了。事實上,你對這些相同顧慮的固著反而使得你可以預期到驚悚事件會再度發生。預期會塑造出你所經驗的現實。

讓我告訴你們一個我在大學時代發生的插曲,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對乙醚的味道有著強大的排斥,大概是因為我小時候曾經使用過麻醉劑。我持續固著在這個「驚悚事件」造成我的擔心,只要一聞到這個味道我就會不舒服,如果氣味強烈更會引發我的頭痛並開始想吐。就我個人而言,如果你問我,我會告訴你乙醚的味道絕對是每個人最糟的經驗。

後來我遇見了一個唸醫學院預科的紅髮女同學,她邀我去個派對並告訴我:「這會是個很酷的派對,是一群非常前衛的醫學院學生所主辦的呢!」嘿,誰會拒絕一個漂亮紅髮女子的邀約,是吧?/image of resisting figure

當我一抵達派對時意外就發生了,這群前衛的醫科學生們在整個會場都揮發了乙醚來讓整個派對的氣氛振奮起來,那個紅髮女子很開心,但你能相信這事兒嗎?我整個都快窒息,才踉蹌地跑向門邊就在走廊上吐了起來,多麼一個難看的退場方式,豎然地終止了我發展這段充滿冒險關係的可能。我昔日的固著顧慮就這樣把我刺殺出局。

幾年後,我有了機會在想像中體驗了孩提時代的那場在乙醚環繞下進行的手術,當我釋放我對這個「驚悚事件」的排斥後,我能夠改變我對乙醚的顧慮,它變成了一個中性事件。經驗了我自己本身的排斥,讓我可以重新評估我從昔日帶來的顧慮。

所以心靈的瘡疤是真的嗎?是的,只要你沒有用有效的意識重新評量技術去移除它們,它們就會一直存在。那些會影響著我們心理觀點的昔日因素,就是那些我們排斥去經驗並隨著時間更加茁壯的影響。

 

picture of stage

關於阿梵達課程的故事

它是如何開始的?

1987年時,集結我的幾場演講的講稿,及一些倉促的手寫研究筆記即成為了阿梵達課程的原始講義。原諒我的託辭,即便在課程發展初期與現今的課程規模相較下顯得草率與不專業,阿梵達課程仍然立刻獲得學生的好評。picture of avatar students

阿梵達課程的初期成果,即便現已發展更臻完善,就足已教導我們去辨識每個人在某些程度上多多少少已經有的智性能力。當這些智性能力按照精確的順序結合運用時就能揭開經驗的機械性原理。學員們能在他們的情感面與精神層面獲得自我決定性的改變(有時在瞬間之內發生)。

pitcure of students朋友間在全世界口耳相傳著這個課程訊息。

今天,阿梵達課程以19種語言在超過67個國家傳遞,成千上萬各式各樣的人們完成了訓練,並在全球建立超過一萬人以上的阿梵達領袖網絡。


如果你希望阿梵達領袖與你連繫請點選這裏

 

非凡時刻

一個朋友告訴我一個故事,他以一個很特別的方式連結了現在與過去。多年來他一直記得在他很小時獨自地綣縮在床上,然後一個守護天神出現並輕撫他的頭髮來安慰他。這個記憶常在他煩擾時刻跳出來,但他不免懷疑這個經驗是個夢呢?還是當時真的有個守護天使現身。

某個下午,他正在阿梵達課程中進行一個重新回到過去的練習,他從高我的觀點出發,重新追蹤他的生命歷程。在某一個時刻時,他看見他獨自地在他的幼兒床上,然後他突然地為這麼一個小的小孩感到同情,他失去了旁觀者的觀點,撫摸這個孩童的頭髮,穿越時空,他成為了自己的守護天使。

是否有些事件當你重新經驗時或許會提供當時的你提供一些安慰呢?


picture of Living Deliberately book

內容取材自哈利.帕爾默著作
刻意.有意.故意生活

「我帶著對所有主流派心理學的懷疑離開了洛杉磯。『過去』真的是我們身上如影隨形的包袱嗎?『過去』真的潛伏在大腦的折紋裏嗎?或者是真以電化學的方式儲藏在大腦與心靈的介面裏嗎?『過去』到底影響我多少?我不斷的問自己:如果『過去』使得我今天會這麼做,那什麼使得我那麼做呢?那個置身事外、超然的我(我發現只要透過真誠的相信『一切都很好』就能接觸到的我)很喜歡這個點子-任何事情都可以使得我去做任何事。上帝有沒有可能創造了一個連他自己都搬不動的巨石?有可能,我想,如果他願意的話。」

「一部份阿梵達悄悄的誕生了,過去之所以會影響你,因為你讓自己受它的影響。那個在一旁冷靜觀察的我完全的清晰明朗。『過去』、『未來』完全不存在,除非我刻意的(或是事先預設)在『現在』裏創造一個屬於它們的回憶或影像。『過去』不導致『現在』,『現在』製造了『過去』與『未來』。

所有的一切發生在『這裏』,『現在』。『現在』才是時間的起點。」

購買由哈利.帕爾默著作「刻意.有意.故意生活」 

Buy Now link

 

邀請朋友獲得阿梵達電子報

如果你希望與他人分享這個旅程,請點選 告訴朋友.
picture of sunr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