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達電子報

意識探索
第十七期

阿梵達是讓你從頭腦的困境中逃脫出來的課程,由於你被禁錮已久,久遠到已經忘了自由的感覺是什麼。

發掘你的力量

哈利‧帕爾默

photo of Harry Palmer為了要將現實分門別類,有人提出了客觀現實與主觀現實的概念。客觀現實是指心靈以外的世界,而心靈以內的就是主觀現實。例如,在房間中央的一把椅子是在你心靈以外,所以被分類為客觀現實,然而你對椅子的感覺以及你覺得椅子很漂亮,這個「漂亮」的想法是在你心靈之內的,因此被分類為主觀現實。

到目前為止沒有問題,對不對?

客觀現實與主觀現實似乎是很符合邏輯的分類,但當有些項目是存在兩者交會之間時,就不一定了。例如,想像其他人也發現房間中間的那把椅子很漂亮,這把椅子就被放在博物館裏,供幾千位從各地來看這把美麗椅子的藝術評論家們觀賞。「漂亮」這個想法的主觀現實透過協議後,呈現出客觀現實的特性,椅子與漂亮的想法此刻是在你的心靈之外。

很好,其實沒有什麼能讓我們變得興奮起來的,但是注意創造物的流動變化,它開始時是主觀的想法,獲得了協議認同後,結果有了客觀的特質。如果你仔細推敲這個變化,你就能理解到這個論點是不同於與阿梵達「當你刻意的生活時,信念創造經驗。」的核心概念。

「漂亮」這個想法一直都是主觀現實嗎?你們有一些人會回答是的,所以讓我們來看更基本的說法,有一個「東西」在房間的中央,那個東西在心靈之外因此是客觀現實,其他人也會同意有個東西在房間的中央,他們也可以看得到它,然後你決定叫那個在房間中央的東西是一把「椅子」。

「椅子」這個想法在你的心靈裏所以是主觀現實,但是其他人可能會決定用不同的標籤來叫那個在房間中央的東西,像是「哦,那個東西哇,那是一個就座物。」

image of tug-of-war 只要那個在房間中央的東西沒有一個共同決議的標籤,每一個各式各樣的標籤毫無疑問的就是主觀現實。有一群人決定叫那個東西是「就座物」,有另一群人叫那個東西是「椅子」。每個人都有權利去擁有他/她個人的觀點,我們應當讓事情就照這樣進行,直到有個人問了最危險的一個問題:「誰是對的?」
image of belief sign
公正的判定就像是「漂亮」這個想法一樣是主觀現實,對不對呢?並非每個人都會同意,在就座物派的人認定「就座物」是對的,而在椅子派的人認定「椅子」是對的。

讓我們假設此刻討論的主題不是那個在房間中央的東西,而是你對宗教的信念,你會喜歡有人指出你的宗教信念是主觀現實嗎?這樣會導致什麼結果發生呢?這樣應該會讓人們捍衛他們的主觀意見吧。

photo of chess pieces 椅子派發起了一場聖戰,攻擊了所有就座物派的人,並且把他們全部都殺光,這項謀殺才剛結束,就座派的最後存活者嚥下最後一口氣,那個在房間中央的東西立刻毫無異議的成為了客觀現實,被認定是一把椅子。你看得出事情是怎麼演變成如此的嗎?
photo of chess pieces 2
這場聖戰是否因此變成光榮事蹟?

有多少由人們所引發的流血事件與混仗的起因只是為了要將某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從主觀意見變成客觀現實呢?有多少人是藉由不停的試圖說服他人的方法來維護保衛他們自己的信念?一些像「自己活,亦讓別人活。」人生觀的草率行事雖然不見得一定會使得事情演變成為重要大事,但也是有可能使得有些事被決定成為必須認真對待。

如果你想用比文字或標籤更基本的東西來討論,你要開始面對的就是感知、印象與感覺,仔細的聽我現在說的內容,因為接下來的部份將會超越智力能及的地帶。現在看著環繞在你週圍你所能看到的任何東西,然後把每個東西的文字標籤都撕掉。

image of viewpoints 你可以做得到的,來吧,把每個東西的文字標籤都撕掉。

(整個房間內變得非常安靜。)

這是純粹形態的領土,有些人認為要在這個狀態下才是終極的客觀現實,但注意到我還是用了「認為」這個詞,有些人認為...

認為,是一個變成主觀的過程,所以即使你置身在純粹形態的領土裏你還是保有一點點的主觀。你們其中有些人可能會對接下來的這個觀點感到驚訝,那個無法從純粹形態的領土裏消滅掉的最後一點主觀現實就是你自己。
image of I
你是主觀的嗎?「我」這個字是主觀的嗎?嗯,你不是一個物體嘛,對不對?而且你也不是每個人都認同的某一種特質,是吧?

讓我們更進一步的來探索「你-我」這個領域,好嗎?

環顧四週把所有眼前所見到關於「你-的東西」的文字標籤都拿掉,再放掉每種你對「自身-的東西」的認同或定義。

整個核心概念說明了你是超脫在主觀現實與客觀現實兩個分類之外的,有種意識的精神形態其實是在意識裏塑造的。

image of formless有任何人能更進一步到更遠的境地嗎?

你正在驅除的那個意識是存在心靈裏而有某些其他的東西是在心靈之外的假象。有什麼東西是在心靈之外呢?客觀現實嗎?實際上是單獨的你,然而是你讓它成為單獨被分開的,你主觀地決定什麼是客觀的。

如果你停止分離形態的概念,丟掉所有的定義與條件,每樣東西就會成為一個沒有明顯特徵的整體,丟棄主觀的「我」以及客觀的「它」,就會只有一個潛在的單一物體等著去定義它自己。

引用聖經的一段話:「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現在我們來討論阿梵達的誕生源起。

我剛先前討論的重點在於你是如何掉進心靈的陷阱,它是像這樣開始的:你斷定你是一個運作在獨立的客觀現實中的產物,而那個客觀現實既遙遠又不受你掌控。「來到這裏的是放棄了所有希望的你們」。image of trapped

你想像意識是由世界而產生的,而非世界是由意識所產生的。換句話說,你相信你的主觀現實是從客觀現實所產生的。從你這麼相信的那天起你就掉入了這個圈套,跟創造源頭道別,你隨著這個創造物進入了一條死路,你與這個創造物合而為一。

這個圈套試著讓你相信你的信念是經由你累積的經驗引發出來的,只要你開始認定這個世界是造就你的信念群的來源,你就牢牢的陷在圈套裏了。

你藉由心理治療法深入你過去的記憶之中,透過宗教來發掘來自原罪與反社會行為的影響,你化身做為一個探險家穿梭在你前世的記憶、找尋出生以前的經驗與探討來自父母虐待的後果,然而透過其中任何一種方式能提供給你的唯一安慰是幫助你乖乖的臣服在深陷的圈套裏面,不再掙扎。

image of open window只因為你感覺到這個來自失望無助的片段就犠牲了你整個人生,放棄了為自己做決定的力量。

我很開心的告訴你並不是這個世界,也不是你的過去,更不是你的父母要為你所經驗的現實負任何的責任,任何客觀現實的影響不會塑造你的命運,你的命運是你透過解讀你所接收到的感知而塑造出來的,是你自己,老兄!現在就看你想要繼續待在你陷入的圈套裏,還是要醒過來掌控這一切。

阿梵達課程是一趟神奇之旅,穿越意識去發掘你的力量來塑造現實,從主觀的與客觀的現實,快點啟程上路吧。



cover of Living Deliberately

關於阿梵達課程的故事

以上的文章是從我的演講,主題是關於我的著作「刻意‧有意 故意生活-阿梵達的發現與發展」第十三章「巨大的分隔」的背景說明。
你可點選這裏下載免費的「刻意‧有意 故意生活」電子書。

 

非凡時刻

photo of Avatar students

首先,先說聲謝謝你創立了阿梵達,讓我有機會學習到這個課程。我一直在掙扎著,假裝我是處在我生命中較好的部份,過去的我遠離了我的創造源頭,以致於連我都無法辨識出我是誰或者什麼時候那個我不是我。藉由這些練習,我清楚的經驗並理解到我的問題是什麼,而且更棒的是這些練習幫助我找到解決方法,成效比大部份的心理治療都還要好。我創造了我要參加領袖課程的主要起始,也感覺到充滿動力的要貢獻更多的開悟給這個可愛的星球,幫助其他人能重獲他們的能力來正面積極的掌控自己的生命,進而變得更快樂與關懷整個世界,謝謝你。 –L. v/d L.


我發掘了一股個人的動力的與自由的力量去創造,原先這股創造的力量被難以擺脫的次要掩蓋住了。我非常有野心想要去幫助創造生態社會的福利,以及要從當今知識經濟中發展出新的智慧經濟。阿梵達是我第一次上到可以處理意識層面的課程。 –A.W.


親愛的哈利,

今天是我在墨爾本阿梵達課程的第十天,我親眼見識到許多由阿梵達工具所創造出來的奇蹟。

Barbara剛被宣佈成為阿梵達,她將帶著快樂離開這裏,對她的生命與家人充滿著愛。

她的女兒Alison是一位領袖,我很喜愛與她之間互相照顧彼此家人的感覺,讓我們可以增強了彼此,當Alison引領她的母親一同經驗這個重生的過程時,她全身也散發著光芒,她的母親在這十天內有很大的轉變,可以創造出全新的愛給予他的丈夫、家人與孩子們,並且能從她的兒子過世後揮之不去的罪惡感與憤怒之中走出來。我們是如此幸運的能參與這個神奇的團隊,經驗到真實的奇蹟。 – S.Z.

親愛的哈利,

有人告訴我這個成功故事會送到你的手中,雖然我現在對有太多人一直用「太棒了」這個詞有些意見,但我想這真是太棒了。

反正呢,我現在16歲,正參加3/1~3/9在澳洲墨爾本的阿梵達課程,你完成了一個偉大的工作,真的,我在來上課之前我有滿肚子的疑惑,我媽已經送過我去找過三個諮商師而且也已經快要放棄我了。在她先上完這個課程後有許多非常好的改變,我覺得很棒。再過幾個小時我就要搭機離開這裏,我是帶著快樂的心情離開的,並不是我不喜歡這個經驗,而是因為我可以感覺到在我的內心裏的轉變。我的過去不再掌控一切,我感到成長的興奮,我不再記得我大部份想回到過去的感覺,我想向許多人致謝,其中最想謝的人有兩位,一位是你,因為你的信任與信念,你讓許多人能藉由理解與經驗而改變。另一位則是謝我自己,這是最好的部份,現在我是創造源頭,力量中心,任何事。是我為自己做到這些,你應該要感到驕傲,真是太棒了(我又用了這個詞),實在太酷了。 –S.B.


親愛的哈利,

五個月前我離開了我的家鄉猶他州公園市,因為我不想再與我的前夫,一個接受治療中的酒鬼,與他的新婚妻子,一個我的朋友,再住在同一個城市了。我搬到夏威夷來逃離這一切,今晚我趁著還有日光的徬晚走我的承認新主權練習,我知道我可以住到靠近他們,會遇到他們的地方,沒有芥蒂的對他們我能釋出愛與慈悲,謝謝你哈利,真是令人驚嘆的練習,這個課程真是令人無法置信。 –C.H.


photo of sundial

時機還不成熟嗎?

如果你希望阿梵達領袖與你連繫,請點選這裏

藉由阿梵達課程每個人都是贏家。每一位成為阿梵達的學員將集體意識轉移到一個更包容更理解的境地。運用阿梵達幫助你自己,也就等於同時的幫助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 – 哈利‧帕爾默

邀請朋友獲得阿梵達電子報

如果你希望與他人分享這個旅程,請點選 告訴朋友